闻人有语

沉迷拉郎,跪求拯救

【碎碎念】主爆豪,微量出胜相关

         混了这么久的小英雄相关圈子和个人饭圈,我觉得吧,咔酱要是知道了饭圈日常怕不是又要打死出久,然后自己原地爆炸。
         你看,久粉(不分攻受粉)日常称呼出久为小天使,或者出总,就连直男粉都喊声久哥……
         焦冻就别说了,颜值buff加身,个性超强,实力一流,再加上【凄惨】的背景,而且这货还有点天然呆,所以就格外招人疼,然后耍帅的时候也是能让人大喊“牛逼”“好帅”“我要嫁给他”之类的,所以也是被尊称“轰总”的人物。
        但是你看我咔呢?【拼命忍笑】好歹也是雄英三巨头之一吧(饭称),而且天赋惊人实力强大性格暴躁(?),安静时也是个帅哥,结果一提起他就是“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咔酱…………”【发出绿谷出久的声音,然后被爆破】然后讨论着怎么让主角教他做人,以及【上他】。
         喵喵喵?我爆豪胜己不要面子的吗?【西内!】
         另外,教做人是不可能教做人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教做人了。(出久:床上可以(/▽╲))

今天刷到了一条微博,大家有时间都去看看。

扩下

一袋大虾: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关于《未成年人节目管理规定  (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 网址点我


目前给出的文件里并未提及“动画”相关内容,但请大家关注一下,若正式文件把“动画”归为【未成年人节目】,那一切关于恋爱、打斗、奇幻、网游内容的动画可能都会从我们眼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天线宝宝。


大家重视一下这个,别嫌麻烦都去填下意见,好歹使用一下自己的权力参与进来。


请看见的大家都点个小蓝手。


通道见评论 

我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紫荆花:

叮咚。叮咚
您的快递痴汉久已到货,请注意查收
(苦笑)(笑哭)

有趣有趣!

盖聂除了我不会爱上其他女人:

品品有趣的卫聂。大叔嫁老实人计划通。

哭成了傻逼……

华妹の短裙:

521神威组40米长刀-

通灵兽天使土×主人卡卡西-原著引申插漫

话说我好久没画漫画了呢 所以试下-不过风格还是偏插漫-

受不了刀子的还是避开下吧


四张无法表达带土完整的心理变化 因为想构思个短篇 所以省略斑 迪达拉  黑白绝  小南 等一系列事件了  见谅  只是想4张直击内心还是有点难

小脑洞

就……有个脑洞,ABO世界观,混血种因为龙族血统的关系,觉醒后会二次分化成ABO三个性别,然后大体走剧情,或者是片段【满足我合法日明妃的猥琐心(被打死)】。

具体cp:楚子航(A)×路明非(O),绘梨衣(A)×路明非(O),凯撒(A)×诺诺(O),双源(A×A)
【想写攻气十足的绘梨衣小公主跟本以为带孩子结果差点被日的明非的对手戏】
结局楚路1V1。
悄摸摸问下,有人想看嘛?

吹爆出胜!

ameko将军:

给我们丢爸爸打call!这是出胜心经!需要每日虔心背诵!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把微博上的安利再发一份到lof!

这是一份发给首页各位没有看过《我的英雄学院》的、正看着的、看了却站不住CP的朋友,也是给苦于不知怎么安利朋友站这个CP的朋友的安利。经典的男主与男二——绿谷出久X爆豪胜己,简称#出胜#,一对强强幼驯染。安利条从展现了他们从认识到结婚的全过程。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都给我来吃出胜啊啊啊!!

复制一条转发里的出胜推宣言,说得特别好:

久的外表很温柔但是打起架来非常雄 咔是始终如一的骄傲非常凶 他俩的关系非常复杂 有互相排斥讨厌但是又一直纠缠在一起 不像其他幼驯染从小就相亲相爱的那种 各种感情都有所以十分好磕                                                

真的,求你们来吃吧!                                                        

手游《指尖修仙》百合同人《卖身契作废》第二章

      就着眼下的情形,薛夜来越想越气,她面色发冷,气势不自觉外放,压得那只不过元婴期的小灵狐瑟缩着呜咽起来。
      冷风飒飒,树影婆娑。明明是大白天的,却有股莫名的寒意袭来。谢成璧抖了抖,蹲在树枝上心疼的看了眼自己好不容易喂大的灵兽,内心哀怨不已,面上却一片镇定。
      薛夜来都要气笑了,还不现身?这人是脑子有问题吗?还是说当她一个炼虚巅峰的修士是傻子?
盛怒之下,她的气势越发骇人,灵力流转形成风暴,向着那棵树席卷而去。
      谢成璧躲闪不及,无奈之下只得在这棵老树被彻底摧毁之前从树上跳了下来。于是之前谢成璧被隐息符藏得若隐若现的身形,清晰地呈现在了薛夜来眼中。
      跟世家出身、灵宝无数的自己不同,这昆仑派的小弟子,一身朴素的蓝色道袍,简洁到几乎看不出来是个修者的装扮,甚至连她的法宝,看着也是普通弟子的供应款。但是薛夜来却并不敢小看她,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轻易舍弃一只元婴期灵兽的。
      没错,就是“她”。没有了隐息符的阻碍,薛夜来终于看清,这个只比自己低一个境界的昆仑弟子,原来是个面容清秀的年轻女子。
      来自出了名的男弟子多的昆仑派的女修士。
      她没去管不辨喜怒的薛夜来,只是抻平自己在树上蹭皱的道袍,走到那只被吓坏了的灵狐面前,给它捋了捋毛,慢吞吞地抬眼看过来。
      “……”虽然对方没说什么,也没露出什么谴责的表情,但是在那清澈的目光下,薛夜来莫名有些心虚。
      怎么回事?这不是我家的地盘吗?我没揍你一顿赶你出去就不错了,我心虚什么?!薛夜来握紧手中的剑,想了想,还是没出声,只是面上表情明显不好看。
      她不知道的是,其实对面的人比她心虚多了。
      谢成璧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下对面那个气势惊人的女子的表情,心下不安。人家本来就没干什么,是自己先放灵兽出来的,这下,怎么收场呢?
      谢成璧一边偷瞄她一边思索,烦恼之下不小心用力大了点,从白狐身上捋了一撮毛下来。
      …………
      谢成璧在白狐的哀鸣声中僵硬了一瞬,薛夜来却仿佛终于回神般——她坦然自若地笑了笑:“相逢即是有缘,这位道友,一起吃个饭如何?”

      所以,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谢成璧双目无神地坐在椅子上,看似镇定地夹菜吃,其实已经无措到连吃了配菜里的生食都不知道的地步。
      薛夜来就在她对面,随意地点着单,看那潇洒的姿态,简直不像是在附近最贵的食苑。
      二人在秦岭龙脉颇有些尴尬地收了场后,就在薛夜来的带领下来到了这个专门的修士食苑。此时她们正在最好的包间里享受最好的服务,这当然也就意味着——贵。
      谢成璧甫一进入金碧辉煌的大厅时,甚至有些精神恍惚。这才对薛夜来的背景有了个大概的认识。
      她出身平平,没修道之前穷如狗,被师尊带回昆仑后也没富起来,何况昆仑平时也够简朴的。因此这种表明了“宰的就是你”的地方跟她是无缘的。
      因此看着薛夜来这种不要命的点菜法,把所有灵石都花在功法和修为上的谢成璧觉得自己有点肝疼。
      薛夜来完全没觉得有哪里不对,吃饭当然要去最好的地方,何况是请客,肯定不能丢脸啊!她在菜单上指点江山的同时还不忘关注谢成璧,发现她没什么放松的反应后有点疑惑,是觉得菜不够好吗?于是更加努力的挑最好最贵的菜点。
      谢成璧……谢成璧心如刀割,太败家了!这都是钱啊!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尽力试试……恐怕很难……

墨心遴:

终于让我翻出来了……马到首页。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手游指尖修仙百合同人】卖身契作废 情人节小番外

过年犯懒,先码个情人节小番外吧~
PS:事件发生在两人马上确定关系之前的暧昧期,就是所谓的双向暗恋时期啦,区别是一个开窍了一个没开窍~

      时值隆冬,数九寒天里风雪交加,肆意蔓延的寒意连修者都不得不动用灵力取暖,几乎要让人怀疑是不是误入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境了。

      中原大地尚且如此,地处高山之巅的昆仑派就更不用说了。从半年前闭关到现在的谢成璧几乎每次出门都能看到用不好诀的小弟子冻僵在山路上。顺手救起他们后,谢成璧在一干弟子感激的目光中望向昆仑山顶终年不化的积雪,再看看屋檐下比往年长了不少的冰柱,终于后知后觉的在心中感叹:“法力高深就是好啊!我如今也不怕冷了!”

      今天也依然立下了好好学习的壮志呢,努力脱贫的新·昆仑派精英弟子~

      然后正准备去斗场来几局巩固下修为的谢成璧,就被她的师尊叫去了。

      和颜悦色慈眉善目的师尊说:“临近年关,成璧下山帮为师采购些东西吧。”

      谢成璧茫然,这种事需要她去做吗?师尊走火入魔脑袋坏啦?

      完全不知道自家乖乖徒弟在想啥的师尊继续笑眯眯道:“为师知道你上进,可你也不能老是在山上闭关啊,这样对修炼也不好,要适时下山游历,增进感悟。”

      谢成璧点头,对修炼好就去吧,毕竟她再也不想被某人按着揍了。

      哎?说到某人,好像有一段时间没有她的消息了呢。

      谢成璧在师尊温和关切的嘱咐中板着脸走神。

      此时,原本在法阵护持下应该四季如春的天师府,却意外的冷风呼啸雪花飘飘……

      凌晨时分还没睡觉、斜倚在榻上的薛夜来笑意浅浅地运转灵力,“不自觉”捏碎了手中第一千三百一十四个毫无反应的传音符,半年来她发了无数次传讯,却没有一次回应。若不是一直没有昆仑派精英弟子发生不测的消息,她几乎想要放纵自己打上昆仑山了!

      纵是薛夜来再怎么修养极佳,也难以在被自己的心上人冷漠以待的情况下无动于衷。

      又一次告诉自己保持冷静后,薛夜来借着月光敛起长裙,收回思绪开始打坐,然而却难掩眉目间的一抹郁色。

      呵,谢成璧,下次见面捆起来带回天师府。

      薛夜来完全没有犯罪感地想着,度过了又一个用打坐代替睡眠的夜晚。

      正匆忙下山的灵璧真人在冷风中打了个喷嚏。

      谢成璧揉揉鼻子,疑惑地抬头看看天色,又加快了灵力的运转,可是好像还是驱不掉后背的寒意。她犹豫了一下,从纳戒中取出一件厚厚的毛皮大氅裹在了身上。

      这件大氅毛色纯白,皮毛浓密光滑,做工精致且附有阵法和符箓,极为适合修者使用,造价也是不菲。囊中羞涩如谢成璧自然是买不起的,这是上次出门游历时薛夜来送她的。

      回想起某人当时难得不显傲气,甚至可以说是温柔的替她系上衣带时的笑容,谢成璧不自在地拂开围在颈间的绒毛,微红了脸颊。

      她思索片刻,用最快的速度赶往山下最近的市集,采购了师尊交代好的东西和带给山上师兄弟姐妹们的年货,就雇了人送上山。而她自己,则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附近最大的修者交易黑市。

      她听人说过,这里有家店卖的东西特别好。

      谢成璧挑了东西,写了地址,就离开了这家店。出来后,面瘫脸也遮不住她一脸菜色。她攒了好久的私房钱,基本上不剩了QAQ!

      毕竟快过年了,送出去的礼物也不能太差,何况她还帮过自己那么多对吧!

      灵璧真人面无表情回到了山上,假装那些理由真的能说服自己——其实如果不看她红得快要滴血的耳朵的话,还是挺有说服力的。

      两天后,笼罩天师府大半年的暴风雪终于散去了。

      换了一身崭新精致红衣的薛夜来坐在窗边笑得无比惬意,本就不俗的容貌在阳光下更显艳丽动人。

      罢了罢了,看在这次她肯定大出血的份上,就先饶她一次吧。

      然后拿出了传音符。

      ……

      果然还是应该把她绑回天师府按在床上揍一顿!

      天师府继续着不科学的暴风雪。

      回到了洞府的谢成璧第一次没有勤于修炼而是裹着被子瑟瑟发抖。

      哎呀,果然还是修为不够啊,闭关吧!

小剧场:
被谢成璧关照的小弟子:咦?灵璧真人门口这是什么⊙∀⊙?我帮她打扫了吧!

PS:传音符比较难得,认识的人不多~

天师府弟子:QAQ掌门咱们得法阵什么时候修好啊?

(画外音:作者让你们的大师姐抱得美人归的时候。)